現在位置:首頁--三晉名人--名人與山西

為太原解放獻身的黃樵松

抗日戰爭時期的黃樵松將軍

  原國民黨第30軍軍長黃樵松,是一位具有愛國思想和民族氣節的軍人。在抗戰中,他擁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參加娘子關、臺兒莊和保衛武漢等戰役,屢建功績。抗戰勝利后,他不滿蔣介石的內戰政策,1948年11月在太原醞釀起義,事泄被捕,被押解南京遭國民黨反動派殺害。就義前他面對敵人的屠刀,寫下“戎馬仍書生,何事掏虎子,不愿蠅營活,但愿藝術死。”的《絕命詩》,表達了他矢志追求真理,愿為光明的新中國而獻身的精神。

一、開始戎馬生涯

  黃樵松原名黃德全,字道立,號怡墅,1901年出生在河南省尉氏縣蔡莊鄉后黃村。幼年時,他家境貧寒,父親黃金玉常年給富戶扛長工,農閑時走街串巷,靠賣麻花、糖塊等糊口。后來舉家逃荒到太康縣城,在北大街開了個賣香箔的小鋪。為了改變貧困的家境,黃金玉節衣縮食供兒子讀書。黃樵松小時在村里念私塾,后入小學,1920年考入淮陽省立第四中學。在校兩年多,因交不起伙食費,每星期靠父親送一次饃饃。這使黃樵松少年時就體會到生活的艱辛,因而發憤讀書,每學期考試成績都名列前茅。

  尉氏縣附近有個朱仙鎮,是岳飛大敗金兵的古戰場。鎮內有金碧輝煌的岳王廟,民間流傳著“岳母刺字”、“馬踏番營”的動人故事。中學時代的黃樵松,幾次來這里憑吊,深為岳飛“驅逐胡虜,還我河山”的壯志雄風所感動。這對他后來愛國思想的滋長起了重要作用。

  1922年,河南久旱不雨,饑鴻遍野。黃樵松憤于國家貧弱,立志從軍報國,便毅然中斷學業,與同學張宗衡一道去報考馮玉祥的學兵團。檢查體格時,因個頭不高,在腳下墊了一塊磚頭,結果被發現,未予錄取。失望中黃樵松走出大門,抱著一棵大樹放聲痛嚎。中午,監考官出來,見他把樹皮咬掉一大片,問明情由,深為這種立志從軍的精神所感動,破例將他錄取。(董永昌:《回憶我的好友——黃樵松軍長》,《尉氏文史資料》第一輯)

  學兵團先在開封演武廳受訓,要求頗嚴。黃樵松不怕苦累,勤學苦練,測驗時各個項目成績優異。10月底,馮玉祥調任陸軍檢閱使,學兵團隨之開往北京南苑受訓。為了提高訓練質量,馮玉祥請來陸軍大學和保定軍校一批畢業生任教官。學習科目有軍人教科書,八百字課,簡明軍律,軍歌等等。出操訓練,包括刺槍、劈刀、射擊、器械體操,要求人人都會套數,人人都能在杠子上拿大頂,能跑八道阻攔;冬季還要舉行野外疊溝比賽。經過兩年多訓練,學兵們都達到了相當于軍校畢業生的程度。黃樵松的軍事知識和技能,就是在這個時期打好基礎的。直到后來他當上師長,還時常到靶場和士兵比賽射擊,而且常常彈不虛發。

  1924年,馮玉祥聯合胡景翼、孫岳發動“北京政變”,組成國民軍。黃樵松被挑選擔任馮玉祥衛隊連連長,旋升任營長。這年,馮玉祥與李德全結婚,黃隨待左右,出于尊敬,將其原名德全改為樵松。

  1926年廣東革命政府誓師北伐,馮玉祥從蘇聯回到國內,在共產黨人推動下組成國民聯軍,于9月17日在五原隆重誓師,強調要戰勝軍閥,達到北伐目的,“必須先打倒帝國主義”,“將國民軍建立在民眾的意義上,完全為民眾的武力,與民眾要相結合”。馮玉祥還鄭重宣布擁護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這時,一批共產黨員參加到國民聯軍中工作,共產黨員劉伯堅任聯軍總政治部主任。各級也開始建立革命的政治工作制度。所有這些,都使黃樵松處在一種熱烈的政治氣氛之下,并有機會與共產黨人接觸,初步懂得了一些革命的道理。

  1930年,黃樵松隨馮玉祥參加蔣、馮、閻中原大戰。馮失敗出走,殘部由蔣介石收編為26路軍,孫連仲任總司令。從此黃樵松離開馮玉祥而成為國民黨軍隊的一員。翌年3月,黃擔任孫部第27師高樹勛部81旅2團團長,隨該部由山東開往江西參加對紅軍的第二次“圍剿”。4月1日“圍剿”開始,孫部25、27兩師從宜黃、樂安分左右兩路出動,向東韶、小布進攻。5月22日,27師西援被紅軍包圍的蔣軍,在中村被紅軍殲滅近一個旅。黃隨殘部退往招攜。戰后,許多被俘放回來的士兵,暗中議論蘇區平分土地、婚姻自由以及受到優待的情況。黃樵松聽到這種議論,不僅沒有追查,內心也產生向往之情。此時正值梅雨季節,天氣炎熱,蚊蚋成群,北方來的士兵又多不服水土,虐疾流行,官兵厭戰情緒日增。促使黃樵松對這場內戰進行思考。1931年7月,蔣介石又發動了第三次“圍剿”,黃樵松在宜黃負責訓練新兵,沒有隨師出征。不久,九一八事變發生,中國共產黨向全國人民發出抗日救國的偉大號召,26路軍官兵中傳出“回北方,打日本”的呼聲。黃樵松面對民族危亡,內心十分痛苦。一天,他走到宜黃縣城外卓資山,遠眺北國大好河山,不禁在廟宇墻壁上寫道:“遙望東北半壁淪于日寇之手,實我輩軍人之奇恥大辱,何不停止內戰,一致對外!”(暴春霆:《回憶黃樵松將軍》,《尉氏文史資料》第一輯)抒發了他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反對內戰的憤激心情。是年12月14日,26路軍參謀長趙博生、73旅旅長董振堂等率部1.7萬人在寧都起義。黃樵松與董振堂原有師生之誼(董曾在馮玉祥部學兵團任見習),又在西北軍共事多年,彼此思想接近,交誼甚厚。這次舉義黃雖未能參加,但思想上受到很大震動,對董振堂等的行動十分贊賞。在董振堂擔任紅軍第五軍團副總指揮后,黃在對部屬講話時,還毫不忌諱地稱贊董如何愛護百姓等高尚品德。

  蔣介石對寧都起義極為震驚,為防止其他有進步傾向的軍官步其后塵,黃樵松等被集中到南昌接受“整肅”。

二、在抗日烽火中

  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發生,駐守湖北的26路軍27師官兵分頭由孝感、花園、廣水等車站開赴華北前線御敵。行前,將士們懷著戰死疆場的決心,紛紛給親屬寫了訣別書。黃樵松時任79旅旅長,他寫給妻子王怡芳的信中說:“此歡揮師北上,將與日倭決一死戰!他不死,我便亡,最后關頭便是今日。”

  當黃樵松揮師北上時,北平已經失守,長辛店、良鄉等地亦為日軍占領。為阻滯日軍沿平漢路南進,黃樵松奉命率79旅為先頭,挺進良鄉附近。7月29日夜,占領琉璃河、馬頭鎮,繼而派出便衣隊在良鄉以北地區襲擊敵人。8月2日,在良鄉、竇店間遇敵裝甲車一輛,載日軍數十人。黃指揮部隊將敵車包圍,全殲日軍并將裝甲車擊毀。在戰斗進行中,日機曾掠空低飛盤旋,被擊落一架。敵不甘心,復以汽車數輛,裝甲車兩輛載步兵百余人瘋狂反撲,黃指揮部隊沉著應戰,將其擊退。8月11日,南口方面戰事吃緊,為牽制日軍,蔣介石急電孫連仲令27師“即速進占良鄉”。黃奉命派出一個營、一個機槍連及便衣隊,當夜出發,翌日凌晨2時半一舉攀上城垣,沖入街市,與日軍展開巷戰。日軍經此意外襲擊,支持不住,丟盔丟甲。良鄉城幾乎全部克復時,接到蔣介石停止進攻良鄉的電話命令,黃率部撤出,返回琉璃河陣地。

  黃旅在琉璃河一帶堅持了40余日,為保證友軍在涿州、保定一帶構筑防御工事,以及從側面支援南口抗戰、掩護衛立煌軍前往南口增援都起了積極作用。直到 9月14日日軍從固安方面渡永定河,三次沖入竇店并包圍馬頭鎮,黃旅才遵令撤離琉璃河地區,在完縣以北地區集結,參加保定地區會戰。保定會戰僅由于第2集團軍總指揮劉峙“膽怯畏死,未經激戰遂下令總退卻”,而致失敗。黃旅隨同27師掩護友軍撤退后,撤往行唐一帶。

  10月,黃樵松率部隨26路軍轉戰晉東,陳兵娘子關。10月14日,日軍77聯隊分向舊關及僮澤關侵入,黃率79旅迎戰,并派部繞襲核桃園、關溝,經兩日激戰,肉搏十余次,將關溝之敵殲滅。擊斃敵大隊長中島利男、少佐鯉登及其以下官兵300余人。黃樵松曾賦詩一首,謳歌這一勝利。詩寫道:“陳兵娘子關,壯志搏云天。笑斬鯉登頭,放歌大阪山。”(臧克家:《追記黃樵松烈士的一些往事》,《山西文史資料》第33輯)

  居雁門關東南的1000號高地,為兵家必爭之地,也由黃旅固守。日軍曾多次進攻均未得逞。21日,敵增調39聯隊配以飛機大炮猛烈攻擊。黃旅守軍與敵展開肉搏數十次,至23日山頂工事完全被毀平,官兵全部殉國。經此戰斗,黃旅能戰官兵僅剩400余人。但“忠勇之氣,犧牲精神,絲毫不懈”,“均抱與陣地共存亡之決心。”(《二十六路軍總指揮孫連仲致蔣介石漾電》)

  此后,隨著太原失守,山西戰局急轉直下。黃旅奉命向晉南洪洞縣集結途中,曾在霍縣韓候嶺布防,給南下日軍以打擊。1938年1月,孫連仲部由晉調豫整補,黃樵松升任27師師長。

  日軍占領南京后,企圖打通津浦線,向徐州方面大舉進犯。1938年3月,孫連仲第2集團軍奉命開往徐州東北的臺兒莊。行軍路上,黃樵松目睹山河破碎、人民流離失所的情景,悲憤地寫下了“救國寸腸斷,先烈血成河,莫忘山河碎,豈能享安樂?”的詩句。22日,孫連仲率部到達臺兒莊,以池峰城第31師占據臺兒莊城寨及附近地區。23日,日磯谷10師團瀨谷支隊自嶧縣沿臺棗鐵路支線南下,猛攻臺兒莊。黃樵松率27師由賈莊星夜徒步向臺兒莊附近集結。翌日晚,日軍突破臺兒莊東北角,與池峰城部展開激烈戰斗,黃部在斐莊、前后棗莊、孫莊一帶與敵展開拉鋸戰。

  28日,日調集兵力,再次發起猛攻,從西北角沖入臺兒莊內。黃部郭團、杜團分向劉家湖、邵家莊、前園村、墳上等處進攻,并占領邵家莊,迫近劉家湖。29日,磯谷率師團主力自嶧縣附近南下,坂垣師團之坂本支隊從臨沂南下,一起猛撲臺兒莊。黃樵松27師與張金照30師分左右兩翼出擊。4月2日,黃挑選奮勇隊員250人,從臺兒莊東北角攻入,延至東門,乘勢向西北擴展;30師攻進西北角。翌日,莊內日軍向我發起總攻,集中炮火向東南角轟擊,黃部始由莊內撤出。4月6日,我軍對臺兒莊發起全線反攻,黃部分向紀莊、王莊猛攻,進抵滄汪廟、東莊、李莊、陶溝橋等處。敵不支潰逃,晚11時將各村占領。我大部隨即向前后劉橋,劉家湖進擊,肅清各村之敵。此時池師等部也將莊內日軍肅清,從而取得臺兒莊戰役勝利。

  臺兒莊大捷在中國抗日戰爭史上譜寫了光輝的一頁。黃樵松自始至終率部戰斗在第一線,在這次戰役中所部付出了重大的犧牲。戰后所部僅編為一個旅,在追擊敵人的戰斗中擔任軍預備隊。

  5月,日由晉冀抽調大軍南下,企圖攻略徐州。黃部受命駐守徐州西北九里山附近。徐州被日軍包圍,國民黨最高統帥部決定分五路突圍,黃部27師與30師奉命掩護友軍撤退。5月19日,敵步騎炮兵附戰車數十輛,在空軍配合下猛攻27、30師陣地,“官兵皆深明大義,……雖孤軍重圍,仍極力苦撐,陣線屹然未動”(第二集團軍孫連仲部參加魯南臺兒莊一帶作戰戰報》)至下午5時,待徐州城內軍隊全部撤離,黃始率部沖出重圍,24日到達淮陽附近。“沿途屢遭敵人追擊,損失奇重”(同上)。

  6月,孫連仲部駐湖北廣水一帶,27師駐應山。黃樵松利用部隊休整機會,編印了《軍民日報》,刊載戰地消息,反映部隊訓練、軍民關系等情況,激勵將士作好戰斗準備;同時成立了抗戰干部隨營學校,招納新生,補充戰斗中的減員。1948年太原起義中,與黃樵松一道就義的30軍諜報隊長王震宇,就是這時從漢口招來的新學員。27師經過短期補充休整,開往大別山北麓潢川一帶,投入保衛大武漢的戰役。

  1938年8月,武漢會戰大別山北麓戰役開始。9月上旬,黃樵松所部在潢川以南地區與日軍進行過一些戰斗。中旬,日軍13、16師團等部繼侵占葉家集、商城等地,沿商(城)麻(城)公路進犯大別山,集主力攻擊商麻公路上的戰略制高點鴉雀尖,發誓要拿下這一戰略要地。黃樵松親自指揮保衛鴉雀尖。當戰斗激烈之時,師指揮所從山腰搬到山頭,黃樵松和參謀人員晝夜圍看地圖,指揮作戰。詩人臧克家當年寫的長詩《國旗飄在鴉雀尖》真實地記錄了這次戰況。詩中寫道:“士兵死了,連排長上去。連長死了,拿營長去填。”“沒有兵力給他增援,送去的是國旗一面。另外附了一個命令,那是悲痛的祭文一篇:‘有陣地,有你。陣地陷落,你要死。錦繡的國旗一面,這是軍人最光榮的金棺’。”黃師與敵人在商麻公路鏖戰月余,直到10月下旬武漢撤守前夕,日軍始突破大別山。27師經老河口退到南陽休整補充。

  1940年,豫南日軍分數路向我進犯,5月1日在明港附近遇到黃樵松等部左右夾擊,損失慘重,至5日被殲2000余人。這一消息轟動了后方,各報都在顯著位置上加以報道。(《中央日報》重慶,1940年5月5至7日。) 5月18日,黃樵松為配合友軍進攻信陽,派出一團人乘夜穿過敵據點,突入敵人占領的信陽車站一帶,出其不意地消滅了一批日軍,并放火焚燒了敵倉庫。這一行動,也曾給全國軍民以鼓舞。

  守衛南陽是黃樵松參加抗日的最后一次激戰,也是他抗日史上的光輝篇章:1945年3月,日軍集結五個師團并騎兵第4旅團共7萬多人,戰車百余輛,于21日分路向南陽、老河口、襄樊進犯。黃樵松此時已調任68軍143師師長,受命固守南陽。他一面督促部隊整修城防工事,一面屯積糧秣彈藥,還備棺材一口,親筆書寫“黃樵松靈樞”,表示決心與南陽共存亡。戰斗打響后,黃率部頑強抵御,當獨山為日軍占領時,黃樵松遷師部于一醬菜店的頂樓上,白天憑欄指揮,入夜親臨前沿陣地。日軍集中火力攻打小西關,黃部連續打退敵人四次進攻;東關、北關的守軍與日軍展開了巷戰。守衛馬武冢、臥龍崗、元妙觀的429團三個排,在戰斗中殲敵近千人,直到彈盡援絕,全部壯烈殉國。經七晝夜激戰,頂住了敵人的壓力,我陣地巍然未動。后來黃部受命突圍。4月1日夜晚,士兵身穿棉衣涉水渡過白河。此時杏花初綻,河水仍寒。黃樵松回復再三,依依不舍地告別戰地:“別矣南陽城,回顧復回顧,紅杏暗送香,白水牽衣訴。”(《太原文藝》1980年第2期)這次突圍后,有人寫了一部名叫《鐵打宛城》的歷史小說,描寫了黃樵松堅守南陽的悲壯場面。

三、共產黨志同道合的朋友

  還在1938年1月黃樵松升任27師師長不久,蔣介石到洛陽召開第二戰區團長以上軍官會議。會上,黃樵松有幸結識了八路軍將領朱德、彭德懷、賀龍等人,相互交換了對日作戰戰略戰術。朱德等指出:根據我方武器處于劣勢的情況,不能死守硬拚,應當采用運動戰拖住敵人,用游擊戰襲擾敵人,發揮有利地形,創造條件殲滅敵人。還要發動群眾,實行全民抗戰。黃樵松從自已的實戰體驗中感到八路軍將領的這些主張非常符合實際,非常正確。會下他與朱德等接觸頗多,談得也很融洽。后來他給官兵講話時,談到對朱德的印象:“他穿一套粗布棉軍衣,發言句句適合抗戰需要。我們國民黨軍官有的穿羔皮軍衣,有的穿呢軍服,卻講不出帶兵打仗的道理。和八路軍相比,實覺抱槐。”這次會上,黃樵松還為彭德懷拍了一張半身照,此后一直珍藏在身邊。

  這年二月初,部隊開往新鄭縣,黃樵松學習31師的政治工作經驗,成立了27師抗戰歌曲隊。在臺兒莊戰役中,這支歌曲隊曾冒著槍林彈雨,到前沿陣地為士兵演唱抗戰歌曲,鼓舞士氣。不久,在我黨領導的安吳堡青訓班的馮文彬、胡喬木等人負責組織下,歌曲隊擴大為戰地服務團。戰地服務團共20多人,都是中共黨員或民先隊員,負責人是曲茹。黃樵松十分信賴和尊重戰地服務團的同志,處處關心他們的生活;戰地服務團的地下黨員,也十分關心黃政治上的進步。這段時間,黃樵松抗戰情緒很高,常常在師部處長以上會議上講形勢,講抗戰必勝的道理,號召他們學習八路軍制訂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要求師部機關官兵為房東擔水、掃院;軍醫主動為群眾看病。農忙季節還令全師官兵下地幫助農民干活。

  1939年1月,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在重慶召開,通過了蔣介石提出的《限制異黨活動辦法》。2月,蔣介石命令撤銷國民黨軍隊中的戰地服務團。迫于形勢,曲茹和戰地服務團部分團員決定撤離。黃樵松知無法挽留,給他們發了路費,臨行前還和他們聚餐,語重心長地說:“你們看得遠,想得周到,就這樣辦吧!不過你們不要忘了我們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曲茹、高魯:《和黃樵松將軍共同戰斗的日子》,《人民日報》1987年5月28日)并派人護送幾個團員到達安全的地方。(6月,曲茹受中共北方局派遣,又回第30軍工作)。這年11月間,國民黨軍隊向我中原局所在地確山縣竹溝鎮新四軍留守處發動突然襲擊,制造了“確山慘案”。曲茹帶著揭露蔣介石制造慘案的有關材料趕回30軍軍部,途經27師駐地,向黃樵松作了介紹。黃當即表示:絕不參加反共活動,對沖出包圍的新四軍人員概不加阻撓。結果,27師防區非但未抓從竹溝突圍出來的人員,還幫助個別突圍人員安全轉移。

  1940年初,黃樵松部移防河南葉縣時,國民黨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接到密報,說27師有共產黨人活動。孫連仲受命帶著名單到葉縣30軍駐地召開軍官會議,當場逮捕了27師的團長陳扶民、杜新民等七人,交軍法處看押,并聲言要加以處決。曲茹到桑園找到黃樵松商量對策,黃表示先設法營救,以觀事態發展。并說:“如果形勢緊迫,我可以把隊伍拉走,靠攏新四軍,繼續抗戰。”(同上)曲茹認為此舉須請示組織后再定。黃情緒激動地說:“我絕不會做民族和人民的罪人,逼得走投無路,我會殺它一個回馬槍的。”(同上)

  后來曲茹到延安向毛澤東主席匯報了這件事。毛主席當時十分重視該部孫連仲、池峰城和黃樵松等人的情況,對黃堅持抗戰、反對蔣介石制造反共磨擦尤為滿意。所以,當得知黃“拉出部隊,靠攏新四軍”的堅決態度后,指示曲茹繼續做好該部工作。

  被逮捕的陳扶民、杜新民等七人,后經黃樵松等力保,得免于難,但都被逐出了27師。黃樵松也因此不再受到國民黨當局的信任,而調任68軍143師師長。

四、反對內戰,英勇就義

  黃樵松整整參加了八年抗戰,日本投降后,他滿以為從此國家可以太平,人民可以安居樂業,但蔣介石集團卻蓄意挑起內戰,在玩弄“和平談判”陰謀的同時,派出大批軍隊向我解放區進攻。這時,黃樵松已回到30軍任副軍長,所部奉命與40軍、新8軍等部由新鄉沿平漢路北進,向我晉冀魯豫解放區進犯。1945年10月24日,在邯鄲以南馬頭鎮、崔曲地區,被晉冀魯豫軍區主力部隊包圍。激戰至30日,11戰區副司令長官高樹勛率新8軍1萬多人在馬頭鎮通電起義。戰區副司令長官兼40軍軍長馬法五指揮30軍、40軍突圍南逃,在漳河以北地區又遭我軍伏擊,損失慘重,馬法五以下2萬余人被俘。

  黃樵松本來就反對打內戰,此次率部北犯,更感到愧對祖國和人民。他喟然嘆息:“撕殺半生,如今還要打內戰,國家何日得安定,人民何日得更生?”(范孟留:關于黃樵松烈士的證言。原件存山西省公安廳檔案館)1946年9月下旬,晉冀魯豫野戰軍發動臨汾戰役,30軍一個旅被全殲。年底,河南新聞界人士到豫西汲縣30軍訪問,黃陪記者考察團到前線,他無限感慨地說:“老百姓犯了什么罪呀!”(王瘦梅:《出師未捷身先死——回憶愛國將軍黃樵松烈士》,《烈火永生》第四輯,河南人民出版社)記者問及他內戰是誰挑起的?他痛苦地搖搖頭,只是回答。“天曉得!”在國民黨大造輿論,把內戰責任推給共產黨的情形下,他的回答也就不言而喻了。

  黃樵松不愿為蔣介石繼續效力,不久便告長假回到開封家里閑居,曾在妻子王怡芳任教的省立第三小學演講,闡述抗戰成果來之不易,珍惜和平的重要。他還特意書寫了早年的一首詩作,把它懸掛在自己的住處。上書:“十年戎馬久離家,踏遍關山與水涯。待到功成歸故里,攜兒月下種梅花。”(黃樵松遺詩,存太原雙塔烈士陵園)以表達自己不再參預內戰。但閑居年余,還是被強令召回軍中。

  1948年,華北野戰軍第一兵團等部經晉中戰役,解放了除太原以外的晉中地區。7月下旬逼近太原。8月中旬蔣介石急電胡宗南令30軍空運太原增援。30軍軍直部隊和戴炳南的27師(總計4個團的兵力)奉命集結西安機場等待空運,黃樵松則稱病住進渭南西關一家醫院,以圖躲避。胡宗南先后三次派人催促,最后一次還命副官長帶著他的手諭親到渭南促黃北上。黃樵松見實在躲不過去,只好應命。

  黃樵松身不由己地到了太原,他面對孤城一座,四面楚歌,內心十分苦悶、彷徨。正在這時,他收到了原西北軍將領、他的上級高樹勛一封信。信中推心置腹地談到全國解放戰爭勢如破竹和太原危如覆卵的形勢,談到中國今后的前途,“灸心如焚”地關心他這位老友的命運,勸他“當機立斷,毅然舉起義旗,堅決回到革命方面,創造自己的前途。”信后附有注意事項,要求“速派負責人來取聯絡”。當天,黃在住處(中國銀行宿舍)找來27師師長戴炳南。戴炳南,山東即墨人,自1932年起就跟隨黃樵松,深得黃的賞識重用,從營長、團長一直提拔到師長。黃對戴深信不疑,向戴透露了“來一個突變”即率部起義的想法。戴炳南表示“贊同”。

  11月1日,黃樵松派諜報隊長王震宇、隊員王裕家穿越火線,到解放軍陣地,給徐向前司令員送去表示決心起義的信。徐向前親筆復了一封信,信中說:“貴軍長為早日解放太原30萬人民于水火,擬高舉義旗,實屬對山西人民一大貢獻。向前保證貴軍起義后仍編為一個軍,一切待遇與人民解放軍同。惟時機緊迫,為更慎密計,事不宜遲。”高樹勛也復了一信,強調“見面后速令王回來,以便確定我們見面地點”。黃閱信,當天再派王震宇、王裕家到人民解放軍指揮部,商議起義具體事宜。

  11月3日晨,黃樵松用電話把戴炳南召到宿舍,出示徐向前、高樹勛的信件。不料戴炳南看后神色大變,借口家屬在西安國民黨手中,勸黃將起義計劃推遲幾天。黃明白告訴他,已派王震宇等人前往聯絡,要戴將起義事迅速告訴各團長。當晚戴炳南回到師部,非但未向各團團長傳達,反而說服他的把兄弟旅長仵某把各團長集中看管起來,自己趕往綏靖公署向閻錫山告密。晚10時,閻錫山以召開軍事會議為名誘捕了黃樵松。次日上午,逮捕了從東山解放軍指揮部返回的諜報隊長王震宇、隊員王裕家以及同來的解放軍參謀處長普夫、翟許友。6日,經北平,押往南京。

  黃樵松入獄后,明知前途難卜,但他鎮靜如常,毫無畏懼之色。他以豁達的胸懷,吟詩作文,留下來的有《臥室頌》、《驪歌》、《黑暗的早晨》和《鐵窗晚眺》等,借以發泄憤懣和抒發對親人的深切思念。

  黃樵松被捕的消息傳到西安,他在重池路204號的住宅被查抄。妻子王怡芳正在產褥期中,得知丈夫入獄的消息,心中悲痛萬分,拋下嬰兒趕往南京營救。

  蔣介石對黃樵松計劃起義十分惱怒。黃在太原被扣期間,蔣數次致電閻錫山,要閻將黃等押解南京。黃等到南京后,蔣即指令組織高等軍法會審,由余漢謀任審判長,國防部第二廳。第三廳、軍法局、新聞局各派一人為審判官;并令“迅予嚴辦報核”。所以,黃夫人到達南京直至黃樵松被害的半個多月中,雖多方奔走,想盡辦法,也始終未能與丈夫晤面。

  11月19日,國民黨國防部特別法庭開庭宣判。前一天,黃樵松已給妻子寫好《遺書》。《遺書》談到他們夫妻間十幾年的恩愛生活,談到年邁雙親和七個幼年兒女的生計,談到身后事要從簡料理。還說自己“平生酷愛藝術,今為藝術而死,夙愿得償”,勸妻子“平住氣、穩住心,很慎重地籌劃后半生的事情。”(黃樵松烈士遺書,原件存太原雙塔烈士陵園)宣判開始,法官指問黃樵松為什么要叛變?黃樵松義正詞嚴批駁說:“我不是叛變,我是不愿打屠殺人民的內戰!”接著為同伴掩護說;“宣傳部長(指晉夫)是我請來的,王震宇是我命令他去的。要殺殺我一個人,他們無罪!”晉夫大聲叫喊:“黃軍長,你沒有罪!有罪的是他們,該殺的也正是他們!死,嚇不倒我們,會有人替我們報仇的。全國就要解放,南京也一定要解放,清算他們的日子就要來到了。”(《威武不屈的革命戰士——追憶為解放太原壯烈犧牲的晉夫同志》,《山西革命烈士史料》第一輯)但法庭竟以“率部投降共軍”的罪名,判處黃樵松、王震宇死刑。以“煽惑軍人逃叛既遂罪”,判處晉夫死刑。黃樵松、晉夫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11月27日,黃樵松、晉夫、王震宇三人終被槍殺于南京江東門外中央軍人監獄刑室。就義前,黃樵松等高呼“南京解放萬歲!”“毛澤東主席萬歲!”

  其后,王怡芳出重金買通獄卒運出三人遺體,置棺立碑并葬于莫愁湖畔。次年4月,南京、太原同日解放。戴炳南被搜捕,受到人民的正義裁決。

  黃樵松烈士的骨灰于1979年遷往舉義地太原。中共山西省委、省人民政府、省軍區、省政協及省城各界舉行了隆重的骨灰安放儀式。薄一波、程子華等領導人送了花圈和挽聯。王益民代表山西省委致悼詞,稱贊“黃樵松烈士是一位有正義感、有民族氣節的軍人,是一位愛祖國、愛人民、愛和平的愛國人士,他為解放太原獻出了寶貴的生命,雖死猶生。”。這是對黃樵松最公正的評價。

  摘自《國民黨起義將領》,本文作者:黃蔚君,河南人民出版社

QQ:845106065 山西省長三角招商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滬ICP備18048164號
 
斗地主欢乐豆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 黑龙江时时jiq 福建31选7体彩19106开奖结果 mg4356娱乐场 北京pk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新遗漏表 飞艇官方开奖直播下载 pk10骗局视频 浙江排列 3d开机号走势图100 15选5杀号定胆走势 时时彩为什么20分才开 187极速时时开奖网站 大头十三水游戏 gpk电子看辣椒数 红马时时计划软件